纪检监察机关如何贯彻严以用权要求

作者:李庆元 日期:2015/12/14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74841 

  •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严以用权,就是要坚持用权为民,按规则、按制度行使权力,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任何时候都不搞特权、不以权谋私”。下面,我就纪检监察机关如何贯彻严以用权要求,谈三点体会和认识。

    一、严守权力边界

    所有的权力都有边界。行使权力必须于法有据。权力运行必须讲规则、按制度。任何组织、任何个人都没有法外权力,都不能超越授权边界行使权力。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从党章对纪委职责的规定出发,提出“三转”,要求纪委聚焦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履行好监督执纪问责之职。以清理议事协调机构开端,着力解决职能泛化、工作发散问题;继而明确纪委“三转”要转变执纪方式,抓早抓小,动辄则咎,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最前沿。强调纪检监察机关强化监督执纪问责都要冲着纪律去。岐山同志强调,纪委和监察局合署办公,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履行纪检监察两项职能。无论是依照党章履行党内监督职责,还是依照《行政监察法》履行行政监察职能,都要奔着纪律去,要回归原教旨,忠实做好党内监督、执纪监督。这是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纪检监察体制改革的本质要求和具体实践。我理解,这一轮的纪检监察体制改革,不是着眼于发挥作用而扩权,而是着眼于依法依规治理而转型、而聚焦。党章和《行政监察法》是纪检监察机关深化改革和行使权力的总依据,深化纪检监察体制改革,要求纪检监察机关必须要严格回归到党章和《行政监察法》授权的边界内履行职责,要严守权力边界,不能越界行事。这不简单是工作战线的收缩,而是居于法治理念上的准确定位,是这场改革能否符合全面从严治党要求的关键。

    不能用执纪监督机构的权威取代工作监督部门的责任,不能以理由和愿望的正当性而忽视权力的边界,而放任越界的行为。否则,虽有一事之成,一时之成,影响的却是法治的根基,于改革不符,于长远不利,不及时纠正会付出更大代价。议事协调机构清理和内设机构改革的成果必须得到巩固。各级党政干部都应当支持纪检监察机关按照法治要求回归本职、推进“三转”,依法依规履行好监督执纪之责。

    二、严格充分用权

    权力意味着责任。有多大的权力就要担起多大的责任。既已授权,就要担重任,涉险滩、勤耕耘,充分用权,有所作为。不能让权力“休眠”,让责任落空。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是对党章规定的具体化,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遵循,是纪检监察机关履行职责的尺子。各级党委(党组)落实主体责任,加强纪律建设,要用纪律来衡量和处理党员干部的违纪行为。纪检监察机关全面从严执纪,要深化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转变执纪思维和审查方式,把纪律挺在前面的要求贯穿于纪检监察工作的各个环节、全部过程,既要用纪律丈量全体党员,又要用纪律盯住“关键少数”。一是牢固树立“纪”严于“法”、“纪”在“法”前的理念,牢固树立回归“原教旨”的思维,牢固树立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的思维,准确把握职责定位。二是把握好十八大以后不收敛、不收手,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群众反映强烈,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领导干部这“三类重点人”,十八大后、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后这“三个时间节点”,体现“越往后执纪越严”的执纪标准。三是加快转变履职方式,从盯违法转向盯违纪,从盯少数转向盯多数,从片面办案转向抓早抓小,从单打一转向多样化,从贪大求全转向快查快结。每一条反映干部违纪问题的线索都要按五类处置标准进行处理,每一个违纪行为都要用六类纪律的尺子来衡量,运用“四种形态”来处理,用纪律管住大多数,实现监督执纪多样化、经常化、常态化。四是要在保障跨越发展的大局中谋划纪律建设,旗帜鲜明地保护干事创业。坚持全面、历史、辩证地看待干部、处理问题。对严重腐败分子坚决依纪依法严肃惩处,对情节轻微的一般涉案人员进行挽救帮助,对广大党员干部加强警示教育。把先行先试中出现的失误与明知故犯区分开来,与有法不依区分开来,与以权谋私区分开来。讲政策、讲界线、讲方法,提高监督执纪水平。围绕省委、州委全会的决议,运用巡视方法,体现执纪效率,开展专项纪律检查,更好地服务全州跨越发展,为全州跨越发展提供纪律保障。开展专项纪律检查的依据是党章(检查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决议执行情况),这和纪委“三转”不矛盾。

    当前特别需要努力的是,围绕“四种形态”,把监督执纪问责做深做细做实,是对纪检监察机关职责定位的再聚焦、再深化,是纪检监察机关“三转”的纵深推进。从这个要求上讲,落实“在思想认识、责任担当、方法措施上跟上中央”的要求,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要下大力气做好各项工作。

    三、严明用权规矩

    纪检监察机关全面履行职责,在线索处置、立案审查、执纪审理、纪律处分各个环节都行使着特殊重要的权力。要求纪检监察机关每一名纪检干部都要严格遵守用权规矩,以铁的纪律保证权力正确行使。每一个纪律审查措施的采取都必须而且只能由组织作出,作出任何决定都必须在权限范围内、符合规定程序,该汇报的必须及时全面汇报,该请示的必须依规作出请示,不得超越范围和职级违规请示汇报工作事项,必须严格遵守保密纪律。信任不能代替监督,纪检干部没有生活在真空里,纪检监察队伍也并非全是净土,监督执纪问责的权力同样必须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纪检监察机关在内设机构改革完成后,要加快建立权力清单,依法依规确定各个部门、每个岗位的职责与权限,建立起规范权力运行的制度和流程。在强化自身监督的同时,自觉将纪检监察工作置于党委、政府和上级纪委的领导之下,定期向人大、政协通报工作情况,自觉接受舆论和社会各界监督。对纪检监察干部的要求要更高,日常监督要更细,对纪检监察干部的违纪问题,查处要更严、处理要更重。作为监督者,纪检监察干部更要破除特权思想,更要体现公仆身份,更要发挥标杆作用。

    我认为,中央、中央纪委反复强调要切实加强对纪检监察干部队伍的监督和管理,本质上就是要管住执纪权,解决好谁来监督纪委的问题。管好监督执纪之权,全面从严治党才有基础和保证。落实全面从严治党的要求,我们更要自觉认识到,以纪律人是治病救人,不是整人害人;从严执纪不是上纲上线、揪住不放,不是要把芝麻大的事当做斗大的事来处理,而是无论斗大的事还是芝麻大的事都要认真对待、严肃处理。是什么问题就是什么问题,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处理人和事都要坚持实事求是、恰如其分。执纪既要严肃刚性,又要体现关心爱护,才能适应全面从严治党的要求。

    总之,在法治条件下,深化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是一次深刻的党内治理变革。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具有为全面深化改革做示范,为干部廉洁担当立标杆的深刻内涵。纪检监察机关贯彻严以用权要求,应当做到于法有据、于事周圆、正道直行,确保权力运行不越界、不落空、不破规。

    共0条评论

    已关闭